业务

领域

Business

  阳春三月,又是春茶飘香时。

 从潮州市区驾车出发,顺着逶迤弯曲的山路朝东北方向行驶一多个小时,便到达凤凰山脚下的畲族村庄凤坪村,停车驻足,但见绿丛遍山野,家家茶飘香。

凤凰山与茶结缘始于南宋朝,距今已800年历史。早期的凤凰山出产的茶不叫单枞,而’” 黄茶’’ 凤茶’’ ,是单枞茶的创始。明朝嘉靖年间《潮州府志》记载,凤凰山每年须进贡叶茶一百五十斤,芽茶一百零八斤三两;清朝顺治的《潮州府志》则说:今凤山茶佳、亦云待沼山茶,可以清膈清暑,亦名黄茶。而凤山即是今时的凤凰山,待沼山即今日的大质山。凤凰单枞茶于1982年全国茶评中被评为32种名茶之一,1986年凤凰单枞在全国名茶评比中雄居榜首。

凤凰山位于潮安县北部,东与饶平交界,西与丰顺相邻;四面青山环抱,最高山峰海拨1498米;山高云雾多,日照时间短,昼夜温差大,山涧岩石布满山泉溪水,滋润着那厚实的红土,是出产好茶的好地方。凤凰单枞茶是凤凰水仙群体中品质优异的单株总称,凤凰水仙又称广东水仙种,是一个资源类型复杂,熟期迟早不一,叶片形态殊异的地方群体品种,主要分布于潮安、饶平、丰顺、焦岭一带,在所有凤凰水仙品种中,要数凤凰山的单枞品质最优。

凤凰山单枞茶的生产特征是单株培育,单株采制,而各个单株形态和品味各具特点,共有80多个品种,以香气分类命名的有十大香型:如黄桅香、桂花香、芝兰香、玉兰香、蜜兰香、茉莉香、姜花香、夜来香、肉桂香、杏仁香等。凤凰山单枞茶的品质特点为外型条索,紧结,壮直、匀齐、油润、重实、色泽一致,似茶油色;滋味浓爽醇厚,回甘力强,极具特殊的山韵味,叶底柔软明亮,匀整且带红镶边。要出产具有以上特色的好茶品,除了凤凰山独具天然条件出产好茶叶外,制作茶产品的烘焙炒作技艺亦极为重要。

珠海市华业集团董事长郑锡林先生是生于斯长于斯的潮汕人,他和大多数潮汕人一样,喜欢喝茶品茶,与潮州当地的茶有着不解之缘;特别是对家乡的单枞茶有一种说不出的眷恋和偏爱。2014年的春天,也是春茶飘香的季节,在一位热心朋友的诚意邀请下,他深入凤凰山实地考察研究,听专家论茶,并到凤凰山脚下和畲族村庄老茶农一同探讨种茶制茶的经验,经过过深思熟虑,他决定投资成立华业集团凤凰山茶业生产基地,以种植、生产、销售形式生产出品’’ 华业红鼎 品牌凤凰单枞茶,下决心将凤凰山的茶文化发扬光大,打造优质的品牌。

 傍晚时分,从凤坪村驱车前往华业集团凤凰山茶业生产基地,车子顺着弯弯曲曲的山路行驶二十分钟后,便见两幢乳白式的楼房映入眼帘。楼顶’’ 红鼎庄园’’ 四个大字在夜暮中被灯光照射下闪闪发光。这是华业集团建造于凤凰山麓中的茶业基地,有茶业加工厂、茶叶收购站;而更令人瞻目的是庄园里的招待所,这幢三层高结构十分精致的楼房,是集团对外开放给旅游观光客人食宿用的。设有三十多间客房,其装修和设备虽说不上豪华,但简朴实用,房间里住宿所需物品一应俱全,更难得的是房间用水直接从山上接来清甜甘洌的山泉,住宿时可以用山泉水泡澡,还可以直接饮用。在客房里,你只要把窗门轻轻推开,那初春的山风夹着凉意徐徐袭来,使人顿觉神怡气爽。抬眼窗外,但见四面青山环抱,峰峦耸立;此情此景,对于一个常年处于喧哗城市的人来说,最想做的事是泡上一淌山泉热水澡,然后倒在席梦思上,闭上眼晴,让大山和森林的清新空气洗涤那疲倦的身躯和心灵。

清晨,基地负责人叫醒我们,引领我们来到庄园的餐厅用早餐;用山泉水熬煮的大米粥散发着香味。桌上摆着几样小菜各俱风味;山泉水酿豆腐,爽滑润口、浓浓的豆香味叫人难以忘怀。而潮州卤水拼盘色泽橙黄,口感鲜美,香甘而润雅;特别是自种的青菜,甘甜爽口而没有半点杂味感,吃得我们一个个肚子园鼓鼓的。陈志标看着我们狼吞虎咽相,笑着说:’’别吃得太饱,等会爬山难受。’’我们皆捧腹大笑。 

 众人从基地向种植茶树的山上进发。

 三月的凤凰山,已是满目葱翠。初春的阳光洒在开满嫩芽的茶树枝头上,泛着幽绿幽绿的光。站在山腰间,抬目远眺,远处只见主峰凤鸟髻缠绕于雾海中,峭拨而雄伟。把目光收回,环顾身边四周,尽是绿丛丛的茶树林,偶见几枝桃树夹在其中,正火爆爆地吐着娇艳艳的花儿。此刻的我正处于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意境当中而陶醉着,但闻四周鸟儿吱啾声和着山泉水的叮咚声袭耳而来,顿觉有身处世外桃园里,凡间一切烦事皆消失的感觉。再将目光往下凝视,只见万壑争流,百条小涓汇聚成溪,奔向山下水库,碧波荡漾。我心中不觉感叹:真是好山、好水、好茶!

我们徜徉于基地茶园里,陈志标指着这片茶园对我们说:’’ 这片茶园是我们集团公司于2014年从茶农那里购买过来的,现在可以采摘了,这些茶都种植了几十年,符合我们’’ 华业红鼎’’ 要求树龄30年以上,地处800米高山以上的品质要求。但要制作出精品,却远远不够。’’我们听到不理解地问:’’要制作精品需要什么样的茶叶?’’陈志标指着不远处一片茶林说:’’那是一片老茶树,树龄都上百年,要制作精品必须要选用哪些茶叶。’’顺着陈志标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对面山坳上,绿荫荫的一片,一股氲氢之气缠绕于山涧。经不住诱惑,我们几人便向对面爬去。

这是一片老茶树林,据说源于清朝同治年间,树龄长的一百五十多年,短得也有五六十年,特别是那几棵百年以上老茶树,姿态奇异,’’’’ 着日照呈流线式生长;泉水从根部的石缝间渗出,滋养着树根和周围石璧表层的植被,茶树粗壮的根茎长满了青苔。陈志标指着几棵老茶树说:’’对于这些老树珍品,我们都是采取单株采摘,单株炒制,不加任何杂质的茶叶,所以茶品滋味特别醇厚,浓浓的花香带有青苔味,是凤凰单枞茶的珍品。我们听着恍忽间犹如闻到一股沁入肺腑的茶香味而陶醉。此时郑锡林董事长用手抚摸着茶树叶片说:’’做单株极其耗时耗力,从采茶到做青、独、都是纯手工制作。在我们看来,虽然凤凰单枞单株只能满足小众玩家的市埸;但目标变窄反而激发更多的人注意,单株的稀有性,会激发我们制作者尽量将其做到极致。’’

 正当我们都被郑锡林先生的话深深吸引住陷入沉思时,忽闻一阵悦耳的歌声从山腰间飘来:’’三月鹧鸪满山游,四月江水到处流;采茶姑娘茶山走,茶歌飞向白云头----‘’众人将目光投向歌声飘来的山腰间,只见一群畲族妇女身背竹篓,篓里装满了新茶叶,正朝着’’ 红鼎庄园’’ 走去。陈志标对我们说:’’茶农交茶了,我们快回去。’’说着领着大家朝山下走去。

  ‘’红鼎庄园’’ 门前此时熙熙攘攘,畲族的妇女们将新采摘的茶叶有序地摆好,检验茶叶品质的工作人员正在将茶叶分类。他们将手在茶叶中摸揉了一下,便能分出哪是高山茶,哪是低山茶。我们好奇地看着不禁问道:’’这是用什么方法分辨出来的。’’陈志标笑着说:’’只要凭手的感觉,高山茶叶叶嫩、叶片薄,手感柔软。而低山茶茶叶叶片较厚,手感粗糙。同时高山茶香气浓郁,带有山韵味,而低山茶却缺乏山韵味的香气。’’我们不由心头生出一股敬佩之情。连哪些长期浸淫于和茶打交道的畲族老茶农也对’’ 红鼎庄园’’ 对茶的鉴品表示认可,对他们的分类没有半点异议。

 茶叶收好后,制茶程序开始,为了体验制茶全过程,笔者一直追随着制茶师前后,从晒青、摇青、揉捻、发酵、到炒茶烘焙一项不漏,真正体验到制茶师连夜辛苦的劳作和对茶品执着的追求。特别是揉捻这项工序,他们为了追求茶叶苗条的壮直、匀齐、紧结,他们弃机器不用,而取用手工制作。全过程劳动强度之大,超乎人们的想象。但当经过他们手工揉捻的茶叶呈现出叶条清淅、匀齐壮直的效果时,他们疲倦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笑容。整个制茶过程每个工序相隔要一定时间,制茶师的工作往往昼夜不间断地劳作着。凤凰单枞茶的制作,有中轻火的,也有传统的中足火。传统的东西肯定要保留,但不是一味的传承,只有脉络的延续。过于传统的凤凰单枞茶可能会与现代市埸审美和现代人的生活观念脱节;而过于颠覆的创新,又有悖于凤凰单枞茶的特质,甚至是对非物质文化的破坏。所以,华业集团‘’华业红鼎’’ 品牌的单枞茶在制作时,既保存了传统的的东西,又善于创新,将两者很好地揉合,形成了独特的风味而赢得茶客们的喜爱。

 清晨,当最后一炉茶炒焙出炉时,我们不顾疲倦分享劳动果实。在庄园招待所厅前,拿上新炒焙成的新茶,煮腾山泉水,泡上茶叶,顿闻一股浓浓的茶香味。将茶倒进瓷杯中,只见茶汤似茶油色。将杯子举起,贴于嘴唇间,慢慢品尝,只觉得一股芳香沁入心脾,那浓浓的花香味带着厚重的山韵味令人陶醉,顿觉心旷神怡,一夜的疲倦顿时消失,此时此刻的他们,便有了一股深深的满足感。

 告别凤凰山时是中午时分,车子在山腰间的路上停着等我们。背上行囊的我,忍不住一步一回首四处环顾:虽然已是中午时分,太阳己在山顶上,但凤凰山几座山峰依然缠绕于云雾中。那漫山遍野的茶林绿丛丛的、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绿莹莹的光。环视四周山野,采茶的畲族妇女们哪欢快的语音伴随着山涧的泉水声和着鸟儿吱啾声在耳边回响。蹬上回程的车子,我心依然在山上,山、水、茶,依然让我魂牵梦绕。